【明報專訊】香港大學上周六首次為同性及雙性戀者舉辦「極速配對」活動,反應踴躍,校方雖開明,但對本身為同志的港大生而言,說出「我是同性戀者」這話實非易事。有參與今次極速配對活動、在港大讀法律的同志阿布(化名),高中時曾決定進入大學後「出櫃」,但因校內有一定朋輩壓力,宿舍甚至有同志因性向被迫退宿,故只好作罷;其後於校內戀上「直男」(異性戀男性),又要刻意在對方面前「扮直」以避嫌。他希望「社會能將同性戀視為平常事,下一代能勇於向人承認自己是同志」。

前晚派對共有15人參加(詳見另稿),阿布指連他在內僅得8名本科生男性,可選擇的對象相對較少,活動質素亦普通。不過,對於能在校內清晰表達性向情况下認識朋友感到高興,並已透過活動認識同志朋友及交換聯絡方法。

曾打算升大學後出櫃

中學就讀男女校的阿布,中二時巧與班中「同志」相鄰而坐,始向對方承認身分,後更嘗試發展關係。惟對方當時要求發生性關係,阿布稱希望16歲後才進行,令雙方終止交往。就讀高中時,阿布指大部分男同學均抗拒同性戀者,故僅向身邊數名女同學及兩名思想較開放的男同學表明性向。

有同志被嘲諷至退宿

阿布嘆道:「中學時以為升讀大學後,會向所有人透露性向,又預期很快能找到伴侶,但最後無動力,更擔心要向他人解釋。」由於阿布身處的宿舍內以陽剛男性文化自居的男性樓層,宿友會對同性戀者報以嘲諷,直至對方退宿,令阿布對「出櫃」感卻步,只願向身邊相熟人透露性向。

阿布回想,曾在大學內戀上身邊「直男」,但為免對方生疑,他刻意「扮直」,扮成對女性有興趣,並與意中人討論,後被身邊一名同志勸他不要強求。

雖然母親曾暗示不反對同性戀,父親更曾笑說他可以帶男朋友回家,但阿布稱暫未有動力向家人「出櫃」。至於朋友,阿布縱然會向身邊相熟朋友說明身分,但卻認為朋友往往對「出櫃」一事作「特別處理」,如邀請他到房間內認真談論,無法閒常地討論。

反歧視立法有顧慮

近月社會正就反性傾向歧視立法展開激烈討論,阿布擔心若政府就此立法,反會導致社會將同性戀者標籤成受保護的一群,令同志這身分無法變成等閒事,但他認為要諮詢,批評「政府連諮詢都無法展開」,失去理性討論的機會。去年暑假阿布到英國遊學期間,曾目睹男同志能於街上手牽手及親吻,感嘆若發生於相對保守的香港,必被偷拍成影片流傳於互聯網。阿布希望終有一日「社會亦能將同性戀視為平常事」,讓同志能「平時聊天時舒適地承認自己是同志」。

明報記者 曾安迪 周婷

 

來源: 這裡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彥仔 的頭像
彥仔

小廷的blog

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